批肮脏

历经一小时堵车,终于到了火车站,准时回家。人家一天就可以完成的搬宿舍,我们拖到了今天,这全都归咎于那四位奇葩的师兄。

袁帅在和实验室一个师兄发短信聊天,聊到我们分到了7号楼204,那师兄直接一个电话打过来了,电话内容大致就是:那个宿舍大家都知道,原来里面住着四个奇葩,很少出来,奇脏无比,路过门口都恶心人。

开门一看,果然,凡是人能碰到的地方,全都被鼻屎一样的东西抹得黑乎乎,尤其是床上那一块墙,已经由黑变绿,开始发霉了。靠窗的墙上还有好多吐痰的痕迹,根据轨迹分析,应该是从床上直接吐下来的。屋顶上有两个电扇,别的宿舍都还算比较白,我们的已经成油烟机了。打扫卫生时发现,床头的踏板上好多烟头,方便面调料包,柜子与墙的缝隙里,堆了一米高的烟盒。

据保洁阿姨的描述,尤其门口左面那个,整天拿个小桌子坐在床上吃饭、玩电脑。我估计吃饭时手上的油直接抹墙上,感冒时鼻涕直接抹墙上,无聊时抠的鼻屎直接抹墙上……

门口贴了一张外卖菜单,也抹黑了,估计是懒得下楼吃饭。宿舍唯一干净的,竟然是空调过滤网,可能还是懒得下楼去充值电能卡吧。

阿姨让他们打扫卫生时,四个人只是微微一笑,你还好意思还有脸笑?

我说过,不要轻易否定别人的生活,所以,我是在认真的批判!20多岁的研究生能肮脏到这个地步,他的生活( 不,是生存 )基本就是没什么追求的了。我认为,比较理想的生活心态是适当地追求完美,而这四个奇葩却是在攀比谁抹的鼻屎更多!

我想骂你们不仅仅是因为你们让我拿84消毒液打扫一整天、贴壁纸大半天,更是因为你们病态的生活习惯。这种人,到了社会,某方面基本就是个渣……

随便看看

您好,#请填信息#填写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