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点睡觉

袁二前两天提议我们寝室十一点之前都上床睡觉,违者请大家去门口吃香辣花甲。

豪放经常打水或洗澡后忘了把卡取回来,前天晚上都盼着他忘了这茬,好蹭一顿花甲,结果未遂。

昨天我突然想到可以改他电脑时间,袁二积极响应说给他改得提前十分钟了。结果豪放回来一开电脑就发现了,袁二竟然改得提前了七十分钟,豪放从实验室回来之前专门看了一眼时间的,好有心啊。

于是,趁他去洗澡,我又偷偷改回去五分钟,希望他卡着点上床。想同步修改他手机,结果我们都没试出来密码,还搞得手机提示稍后再试了。

结果,37分的时候,豪放喊了一句“十点半了,上床睡觉!”,然后关了电脑。再次未遂,哈哈。

这两天李老师从美国请了两个教授来指点实验,都准备的英文ppt,结果讲的时候发现,张教授会中文,然后除了讲ppt本身,其他讨论就都是中文了。HJ则在下面用电脑回邮件,偶尔想上一些网站放松一下却发现在中国都打不开。张教授会隔一会儿用英文跟HJ沟通一下,如果他憋不住了就会主动问一下张教授“What’s going on?”

除了工作被鄙视,告诉你这个数据他不相信或者这篇文章发表不了,网络也被二位吐槽了:“你们最大的问题就是封锁了Google,你们这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随便看看

本文共有58条评论

您好,#请填信息#填写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