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毕业十年聚会

春节假期并没有回家,但高中毕业十年聚会谋划已久,还是买了回家的高铁票。当天来回,大早上五点就起床了。 初四,这个传统上最不吉利的日子,我们都选择了留给那些曾经青春与共、无话不谈、感情纯真的朋友们:同学。就连班主任都是中午跟我们聚完接着去参加自己的初中聚会,然后是晚上的高中聚会。 向来神通广大的班主任一个电话就把我们放进了校园。故地重游,一切都很熟悉,变化的似乎只有门上的班级号。在教室门口的走廊往下 … 继续阅读

2018.12.29结婚登记

按照家里公历农历结合的新时代传统规则,2019年没有春天(公历2019年里没有农历的立春),建议(催促)赶紧领证。 提前预约了2018年最后一个上班日的登记服务,最后终于提前两天落户成功,借出了户口卡。 然后请了会儿假,提前一天和刚刚赶到北京的粉皮儿准备好了照片。 12月29日,结婚登记,啪啪啪就贴好照片盖完章了,都没来得及完成一系列心理活动,复杂的是后面的宣誓和婚姻讲堂。 宣誓时三对新人一组,略 … 继续阅读

公寓甲醛事件

当初来北京之前,懒,直接让店长发了个视频就网签了乐乎公寓,合同一年,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收拾得也很干净。 来到之后,布置很满意,只是有点味儿。可能住段时间味儿就散了吧,之前店长说都装修一年了。 然后,味儿还没散,自如甲醛超标的新闻就出来了。那些天刚工作没多久,压力也大,头疼,就各种担心害怕。于是天猫买了个检测仪,搬家挺麻烦的,懒,索性开窗测,只要开窗情况下不超标,我就凑合过吧。 测出来0.18mg/ … 继续阅读

初闯北京

毕业后的最后一个暑假转眼就没了,期间爸爸还住了几天院,还好虚惊一场。 入职报到的时间改早了,提前几天来北京适应一下,爸妈和粉皮儿都来了,为了省钱,买的普通火车票;以后回家应该也是普通火车了,八个小时还好。 提前邮寄了俩包裹,来到之后又去超市买了一大堆东西。感觉粉皮儿越来越像我妈,啥都怕我缺,临走前共同为我留下了一堆吃的喝的;回到家以后爸妈又给我邮寄了一包煎饼和一瓶老干妈,现在连国外都能买到老干妈了 … 继续阅读

再见了,合肥

昨晚吃小龙虾到十一点,啤酒喝得我晕乎乎,那是我和实验室最后一次聚餐了。 收拾东西到将近凌晨一点,定了个八点的闹钟,结果五点多就醒了。 把我养了两年多的绿萝带到实验室托付,领了学位证,只差一个道别了。遗憾的是,从昨天上午开始,林老师一直都不在学校,李老师也出去了,而我已经答应了石头明天回家参加他的婚礼。 可能是因为知道我不忍离别,所以上天才有了这样不辞而别的安排,让我用发短信和微信的方式告别。 非常 …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