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之行

正如老板所说,学校对学生还是很好的,每个人都可以出国开会,最多报销一万五;而且国际会议是博士毕业的一个条件,于是我和澜波、超人就去了趟巴黎。 下了飞机,就按老板的攻略,去买了公交的周卡。几天之内,随便乘坐各种交通工具,比那些在闸机上翻来翻去逃票的黑人轻松了不少。 刚进摆渡车,就看到了一对热吻的情侣,果然浪漫之都。不过他们在地铁上真的很安静,要么玩手机,要么低声说话,年龄大点的就拿着报纸和笔在做填字 … 继续阅读 >

达则兼济天下

今天孟哥爱女吃喜面,招呼完其他桌的客人,他就和我们实验室的人一起喝酒,一直到将近四点钟,服务员来赶人才走。 这么多年,除了本科一个教力学的、白发苍苍的老教授,孟哥是第二个认认真真讲社会、讲国家责任的人。很佩服这样的人!如他所言,在其它大部分场合下,是没机会讲这些的。 总结一下,就是: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 虽然常有看不惯的事情,但我一直是个爱国青年哈,以后也是……

一六一一零四

今天跟爸妈打电话,转眼两个多月,外公的十七都到了。 一说这,眼泪接着就出来了,我回家再也见不到他了。 在生老病死面前,一切都显得那么脆弱,甚至无情。 愿他老人家在天堂安好。 ####### 当年爷爷走时,我还小,并不知此别有多沉痛。我都没能陪伴爷爷度过最后的那几天…… 现在想到离去的他们,隔着无尽的时空,总是酸痛。

二签通过

一签被拒,让赵二的干姐翻译了个法语申诉信,发了两遍才给回复,让重新申请。 下午去拿EMS时心里怦怦跳,万一再被拒,不知道机票能不能成功申请全额退款啊。 超人专门抽了根烟,压压惊。 还好,过了…… 我爸说前几天给我算过,能过,还挺准的,哈哈。

记梦 香蕉面

那是在一个比较偏远的小村庄,大路边上,发生了很多很多的事儿,只不过醒来不记得了。 只记得梦里最后,我在一个破灶房里煮面条,然后旁边来一哥们,说:“来,给你加个香蕉”,然后一剥皮,香蕉扔锅里了。 我靠,你当这是鸡蛋啊!我赶紧铲出来递给他,他接过去,说:“很好吃的,你不信啊”,然后就要自己吃。 梦里的我,大概也是没见过什么世面,竟然伸手过去,把那个油乎乎的香蕉掰一半放嘴里尝了一下。然后眼睛一亮,对他说 … 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