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了,合肥

昨晚吃小龙虾到十一点,啤酒喝得我晕乎乎,那是我和实验室最后一次聚餐了。 收拾东西到将近凌晨一点,定了个八点的闹钟,结果五点多就醒了。 把我养了两年多的绿萝带到实验室托付,领了学位证,只差一个道别了。遗憾的是,从昨天上午开始,林老师一直都不在学校,李老师也出去了,而我已经答应了石头明天回家参加他的婚礼。 可能是因为知道我不忍离别,所以上天才有了这样不辞而别的安排,让我用发短信和微信的方式告别。 非常 … 继续阅读

一路顺风

昨晚的感觉还只是隐隐的…… 早晨一醒马上摸到手机,打开微信,看到澜波和涛哥还没出发。我想起床去门口送他们一下,在最后一刻遥望一眼车窗…… 可是当胳膊肘撑到床板时,泪却一下子出来了,还是不送了吧。 想当年火车站送赵二,强颜欢笑,挥手告别,想掏手机发个保重才想起来他手机号已经注销了;而如今,微信群的窗口都在眼前,人却词穷了…… 走吧,祝你们一切顺利~

芳华

三星手机助手抽奖,搞了半年的爱奇艺会员,看了个电影,《芳华》。 分两晚看的,前面感触不深,后面感动得喉咙疼了。文工团解散时,我想到了不久再次毕业后的场景,将近十年的大学生涯,不知道又要憋出多少泪。 我们的芳华,也在逝去。 以前我老是嘲笑粉皮儿不留恋生命,她说不想长生不老。可是,也许我们以后会正因为太留恋,而不愿长生。一代人有属于一代人的生活,可能不是习惯那么简单的。 上次回来的高铁上,和一个据说年 … 继续阅读

2018新春快乐

可能是最后一个春节长假了,年已“二八”,抬头纹越来越深。 昨天粉皮儿来家里,我给她翻箱倒柜展示本人历史文物,竟然找到了一小袋照片,还是证件照。照片不光我的,还有好几个高中以及小学同学的。当年毕业匆匆,互有不舍,于是掏出了学校发下来的剩余证件照,当作大头贴交换以作留念。照片中的我们或阳光帅气,或痞气,或憨态,但都是各种满脸青春,皮肤白嫩无褶,双眼水灵闪亮,不像现在微黄带血丝。 (想找机会整理一下过往 … 继续阅读

不再是新闻的”新闻”

社会发展如此之快,曾经打开新闻软件,花点时间就可以把当天的新闻看完;而现在,新闻软件的首页简直就是一个无底洞,你怎么也看不完了,而且刷新一次换一批…… 哪儿来这么多内容?答案就是自媒体,企鹅号、头条号、凤凰号、网易号、等等等等……不是要一杆子打死所有自媒体,但是很多内容确实质量低下,标题充斥着竟然、没想到、你不得不知道等吸引人的字眼,打开却只是明星绯闻、家长里短、奇闻异事等毫无意义,顶多可以拿来打 …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