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梦 香蕉面

那是在一个比较偏远的小村庄,大路边上,发生了很多很多的事儿,只不过醒来不记得了。 只记得梦里最后,我在一个破灶房里煮面条,然后旁边来一哥们,说:“来,给你加个香蕉”,然后一剥皮,香蕉扔锅里了。 我靠,你当这是鸡蛋啊!我赶紧铲出来递给他,他接过去,说:“很好吃的,你不信啊”,然后就要自己吃。 梦里的我,大概也是没见过什么世面,竟然伸手过去,把那个油乎乎的香蕉掰一半放嘴里尝了一下。然后眼睛一亮,对他说 … 继续阅读 >

月记

从暑假,到现在的十一,都在忙忙碌碌中度过了。 经历了不少事情,有悲有喜。 上一篇简短的博文,并不包含什么故事情节,只是一个概括罢了。 郭德纲和徒弟的纠纷中,又被提到了当年某台长过世时,他发微博庆贺的事情。这位台长与我们无冤无仇,实不该骂,但拿这事批郭的人,大概是经历太少的假成熟。当你伤心难过时,找他们恐怕只会被劝想开一点,因为他们并不理解你的悲,抑或怒。 这几天,参加了两个同学的婚礼,第一次当伴郎 … 继续阅读 >

小狗黄豆

前几天去给粉皮儿过生日,给她买了个小狗作伴。他在车筐,粉皮儿在后座,我们仨坐一个自行车回的家。粉皮儿在路上给他取名叫黄豆。在路上他就趴车筐边儿上叫,我们怕他饿,停下来去买了根火腿肠喂了他一口。去宠物医院想给他打疫苗,医生说回家熟悉几天再去打。 可能是一路上看着我,所以黄豆回家跟我比较亲,到哪儿都跟着。他特喜欢枕着拖鞋趴着,哪怕去洗个手,他也会跟过去趴在脚下,趴几秒钟,然后再跟着去下一个地方。 我们 … 继续阅读 >

乌龟没了

今天去阳台一看,乌龟翻过来了,伸着头,后退伸出来,前腿捂着胸,眼睛闭着,眼圈都有点泛红了。 都怪我,放的水太少了,这两天三十七八度的高温,阳台还有空调外机,他那深色的龟壳再一吸热,不知道有多少度呢。所以他翻身,用白色的肚子朝上么? 前天新换的水,按往常暑假的情况,豪放一个星期没管他,都能好好的。我不该这么大意的,去阳台拿衣服都没仔细看看。 小时候养死过一个乌龟,本以为这个可以跟着我毕业,跟着我去工 … 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