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冒日志

星期一遭遇了中科大的第一次感冒!午休起来后感觉头疼,本以为是睡得太长的事儿,结果到了晚上还是没好。但我还是去上晚自习了,那时有点想家想亲人。不过我发现寂寞与思念有时反而能使人更心静,我竟然开始全身心投入写作业了!写完后感觉好多了。当天晚上发短信告诉了英语老师,她提醒我不要感冒。

可第二天我感觉更难受了,整整一天听课都晕晕乎乎的,下午赵帅递给我温度计一量,38.5度!耀东摸了一下我的头,让我去医院。周豪竟拿出他的口罩戴上了,硬说我是甲流。耀东就催我去看医生,他说:“快去吧,你要是不好我们以后就看不到周豪的脸了!”

听说学校一见感冒的就隔离,我山大的同学就受室友牵连被隔离三天了,还有人给打水送饭!我可不想被隔离,再加上学校的医生态度不好,我还是去校外的门诊部吧。走到那里医生就问了我一些症状,估计是判断我是不是甲流,还好没什么意外。然后两瓶吊针,滴了三个小时!我偷偷调快后没多久又被医生弄慢了,受不了!打完后退烧0.5度,感觉好多了。

可早晨醒来又鼻塞喉咙疼了,反正不发烧了,忍忍吧!但到了星期四实在受不了了,呼吸不爽啊!下午我决定去拿点药,没想到医生把我的病历找出来一看就要求我连打三天,说那是一疗程!我强烈要求把前天那一次算在里面,但人家说中间隔了一天,不算!唉,在老家我都是打一两瓶就完事儿,到了这里却得在手上扎四个窟窿眼,惨啊!晚上就一个护士了,后来进来个人和她聊,寂寞的我就歪着头显得无精打采,吓得她以为我不舒服呢,嘿嘿。

晚上打电话告诉了爸爸,他又给我妈说了,于是我接连被批评两回,而且我妈都打算买火车票来看我了,因为我爸给她说我病得很厉害。在我苦苦“哀求”下她才不打算来了。

今天中午连饭也没吃就借耀东的自行车去打针了。今天又特别倒霉,那个护士把整根针都扎进去了,然后拔出来插进去两三回才搞定,吓得我心直跳,真担心她拔出来重新给我扎个窟窿眼!为了赶下午的课,我让她滴快点,然后就小睡了一会,结果醒来一看瓶子空了,药水的液面马上就到针头了,于是连忙叫人给我换一瓶—太险了!

现在感觉真的好多了,但明天还有两瓶等着我呢。感冒真的不好受啊,搞得亲人朋友都为我担心!仅此一次,下不为例,以后一定好好照顾自己!

还是家里好,还是亲人在身边好啊!

随便看看

您好,#请填信息#填写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