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 片段

军训时和同学聊天,谈到了小时候的事,挺有意思的,回忆一下吧!

要写的真是太多了,想到哪儿写到哪儿吧,尽量把能写出来的都写出来!

上学前

太早的不记得了,听妈妈说我动过手术,好像是肠子打了个结,倒是记得有个挂着的玩具,妈妈说那就是住院时给我买的。据说当时我很讨人喜欢,护士都去逗我玩,现在……还凑合吧,呵呵。

小时候特别恋家、想妈妈。记得有一次我被留在了舅舅家,半夜看不到妈妈就哭个没完,天还没亮就把我送回家了,现在还清晰的记得我当时坐在老式自行车的大梁上哭哭涕涕的样子(记得当时舅舅总喜欢捏我的小拇指)。我还不喜欢在别人家吃饭,走个亲戚也不例外,现在舅爷爷见了我有时还提这事呢。

小时候我还特别爱买玩具,一到镇上有庙会我就会为妈妈不给我买什么东西而气得乱跑,不过一跑就有效果。鲁迅不是说过玩具是儿童的天使吗,现在想想还是觉得当时要玩具没什么不对(有点顽固了)。我喜欢看玩具是怎么工作的,所以爱拆东西!

小时候我也是不太被允许乱跑的,所以有点内向,但有一次邻居家小孩把别人的墙弄倒了,竟然诬陷我,气得我当街就和他对质,大家看到一向老实的我发脾气都挺惊奇的,最后算是洗刷了冤屈。我常跟大爷家的姐姐一起玩,爷爷家南边有个沙堆,我们就挖个洞,找个烂瓦片当锅做饭玩。爷爷爱喝酒,奶奶常给他掺水,我也帮过一次“凶”。爷爷身体不好,行动不便,我和姐姐却有一次为了要钱买冰棍把他关屋里,现在想来真的很惭愧。爷爷是个好心人,经常带个马扎去给我家的地拔草,好让我妈在家看我。我很怀念爷爷……

小时候的我还是挺喜欢学习的,买的本子上都写了字,不过字有点大,有时一个占一张,所以到现在我打草都很乱。

小学

我上学前班第一天好像是被妈妈送到学校的,而且成绩一般,记得有一次还考了50多分。后来大概是上一年级时吧,因为我读A的发音不准,杨老师把我妈叫到学校想让我留级(是不是有点小题大作呢),不过我没同意。

其实我们那时学习挺轻松的,根本不知道几点上课,而且铃声是老师拉响的,他们想起来就拉,想不起来我们就接着玩呗,所以经常能玩的尽兴!说实话我们老师并不很负责,作业不爱改,让我们几个同学帮忙批改。一到玉米下来,还得组织我们给他们扒玉米皮,而报酬就是几块糖或一个石榴,这一现象在以前的小学很普遍。我们学校有菜园,那是老师的宝,经常把我们留在教室里读书,自己去忙活,记得有一天老师干得很投入,天黑了还不给我们下课,我们就大声读书,想让她听到,后来她回来了,批评我们说,“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怎能读得这么响呢!

爸爸挺关心我的学习的,听说一点通不错,他竟然跑到书店把小学各年级的都买来了,可是教材老是变,后来也用不上了。他还从公司搞了很多稿纸,又印了很多本子皮,上面有我的学校名和姓名,订成一本本的让我用。当时同学见了印有我名字的本子都很羡慕!

小学时还有过一次洪水,水都淌到学校里了,在操场就有很多小鱼虾,很多同学把鱼虾聚的一堆堆,然后排干水把它们渴死。当时我拿了一个暖水瓶的大盖,盛了一点水放在课桌下,里面养了一个小虾,后来带回家去了。

从四年级开始实行改革,学校合并,我们学校小,没撑下去,我得去双村小学上了。其实自行车买了一年了,一直放在屋里没学,正好暑假刚学会就接到通知去外村上学,太巧了!

四年级时刚到校就除草(在农村学校放假看校,开学除草是很普遍的),那时我和一个同学累了就盘腿坐下休息,结果老师看到开玩笑说我们正在练法轮gong。班主任李老师很好玩儿,他说当时的动画片兔巴哥和啄木鸟很好,就每天下午快放学时提前让我们到操场准备回家看电视。不过数学老师就不太受欢迎了,他上课老是爱讲美国又有什么高科技,快下课就匆匆讲点课,大家都叫他何老歪。上课没讲完,他就得占课加班(呵呵,还挺有责任心),而且有时占最后一节,这就影响了我们去看电视,所以都不满意,就告诉了班主任。班主任出了个招,上自习课把门插上!结果老何敲了半天门没人理,都趴在桌子上笑,最后有个女生(后来被批为巴结老师)给他开门了。老何很生气,问为什么不开门,我们就把班主任供出来了(太不讲义气了吧)。老何气得也关了门,说他关门也防贼,专门防班主任……

五年级的班主任黄老师也不错,他字写得很好,而且喜欢徐志摩的诗。人家上学时考试只做不会的,会的空着,现在还有几个敢这样做的?他对我们很好,曾带我们去郊游,然后看我们都累了,他竟然用自己的机动三轮分批把我们送回去了。当时学校抓学习挺严的(小学这么严的还不多),得让我们加班到六七点,他却担心灯不亮会伤害我们的眼睛,尽量让我们早回去。

六年级就到了小学的高峰,我成绩也好了很多,但学习也更紧了,而且班主任换成了出了名严厉的张老师。由于老师不够,他既教语文,又教自然,真是个文理全才啊。他是先把语文全教完,然后突击自然,每天让我们在学校的屋檐下背会了再走,回家就天黑了!我们背的也不认真,和几个好哥们靠在一起说话,时间差不多了就去找他背书,然后通过批准回家。而社会老师喜欢中午留下我们背书,有一次我溜回家了,回来后她问我说:“启福成漏网的鱼了?”我说:“嗯,漏了。”那时候夏天我们是不在家里午休的,吃完饭就去学校趴在桌子上睡,然后数学老师统一把我们叫醒,从办公室端出水来给我们洗脸。当然,有时候几个同学从家里拿来凉席铺在车棚里,我们就一起打地铺了,不过那样基本就不睡了,躺着说话呗。睡醒了就去花一毛钱去数学老师家买块冰糕吃,那生活真好啊。后来到毕业典礼了,班主任把我和另一个同学叫到办公室,让我们写个稿子在典礼上读读。我一想那个同学是女生,再说我也不太习惯上台讲话,就不是很认真的写了一下,谁知那个同学更不认真:我的稿子被选上了。典礼那天我站在大家面前,腿都发抖了,不过最后的掌声还有点安慰。然后老师背进来一些苹果和桃,还有糖果,典礼就在大吃大喝中开始了。窗外挤满了低年级的同学,都把小手伸进来要吃的,反正我们也吃不了,就大批的往外送。

后来爸妈想让我去城里上初中,但镇里不同意,还专门在学校开会说谁去城里上就不给谁转学籍,我当时考的是镇里的前几名,更是没门要学籍了,但最后还是去了城里的八中,其实中学給补学籍的。记得去八中的前一天下午,我在家门口还遇见了学前班的“专门”老师,告诉她我去八中,她挺高兴的。可怜的是我那个同学啊,因为他老爸是小学校长,镇里说他儿子要是去城里,他的校长就没戏,于是他留在了痞子辈出的二十五中,还把对门的我的好友拉住了。可惜啊!

该说说小学的考试了,每次期中期末考试各个小学都是要比较的,所以考试排位都是好学生在前,差点的在后,而且老师都把帮扶对象安排好了。可有一次是我的一个哥哥监考,他竟然把我传给后面同学的纸条收走了,气得我好久没理他。对了,如果是小考就很正规了,都从家里带小板凳,到操场坐在地上考试,人与人相隔很远。当然了,我也是做过弊的,我们六年级才学英语,除了会写字母,会上课前给老师打招呼外,嘛也没学到,考试时只能把书坐在屁股底下,可抄哪页的也是个问题啊。哦,倒有点收获,老师给了个英文名,叫Robert,当时她说这和机器人的意思一样,我很生气,怎么给我分了个这破名啊。后来上了中学有了词典才知道只是读音相同而已,于是为了纪念童年就沿用了这个英文名。

嗯,还有。冬天去上学很冷,我总是起的很早,然后去同学家门口大喊“XX,上学去!”过很久他妈妈就披着棉袄给我开大门,我就进屋等他起来忙活一阵子。后来我家刚买的小狗皮皮死了(据说是卖狗的先给小狗喂了石灰,两三个月小狗就死,那时我以为那就是顶级奸商了吧),我就每天在门口等同学时心里给小狗说句话,那样就不孤独了。有时晚上放学饿了我们就买五毛钱的豆腐边吃边走。

那时我骑车挺虎的,可以手不碰车把一路骑到学校,可现在六年不骑了,车技不如当年喽。爸妈也不让我骑了,去哪儿都强烈要求送我,当然,有时是同学带着我去玩。我们曾在冰面上骑车,或往沟里骑,偶尔飙车,有一回太快了,脚都跟不上脚蹬子了,我们边骑边打斗,于是脑袋上起了个大包,只好带个帽子去学校。

小时候很少有机会去河里玩,那次跟哥哥去北河逮龙虾,被邻居看到了,回家我妈就训了我一顿,惨!后来又和同学钓了两回鱼,只钓到一条,结果在水里洗洗它时让它溜了。

小学时我爸住过院,或因为车祸或因为工作过度而出血热。那时我就跟大爷一家人一块过,大爷常从电厂里带来一些好吃的好玩的,哥哥姐姐也都让着我。一次想爸爸妈妈了,我一个人快跑到蒋屯村去了,还好被及时缉拿归案。有一段时间是四姨夫在家看我,晚上跟他睡,有一回做梦和同学打架,一气之下给了同学一拳,然后就听到四姨夫叫起来了,呵呵。

初中

一开始去城里上学,都担心跟不上课,没想到第一次就考了个全校第八,呵呵,城里的学生也不过如此嘛。记得还是生物老师先透露的我的成绩的呢,当时教室一片混乱。后来考试一直进步,然后班主任就在开班会时把我提为副班长,理由就是我成绩不错。不过我从没主动干过什么,只有班主任把我叫到办公室商量什么事时我才起作用,以致后来没人记得我是班长。之后班主任让正班长管理女生,另一个比较活泼的男生管理男生。微机课上老师让班长发卷子,我和他一起站起来,然后在大家疑惑的目光中坐下了,原来都把他那个纪律委员当成班长了。

由于成绩不差,我第一批入了团,我爸可羡慕我了,他上学时也差点入团,不过有个老师告他上课看画本,资格被取消了,其实我爸从未上课看过画本!

初中搞过奥林匹克竞赛,数学我进复赛了,物理也进了,而且还是全市第一,在晚自习后打扫卫生时班主任还当着值日生的面表扬我了,呵呵。可我化学第一次学校选拔考的还行,初赛时没过,化学老师很郁闷,说我伤她心了,我吃饭的路上也不好意思跟她打招呼了,后来她截住我开导了一番,我才不那么内疚了。

我成绩在班里还是数一数二的,每次开家长会都有家长找我说话(开家长会时我负责分发资料什么的),还在会上演讲过一次,我当时说考不好感觉就像自己不孝顺,回家后我爸感动的不得了!

初三时就紧张多了,我学习也有了进步,后半阶段连着考了几个第一,校长开尖子生会时还表扬我成绩稳呢。记得初一上晚自习是几个班和在一起,我去一班上,写完作业就和张永清说话,而且板凳两条腿着地,一班班主任老吴就一伸腿,差点把我扫倒,那时他对我印象不好。后来我小有名气了,他也就转变态度,听一班的说他在课上还让他们向我学习呢,有一回他监考,在开考前他也表扬我了。看来还是学习好了吃香啊。

老师们对我期望挺高的。我们中考考体育,体育老师在操场问谁是班里第一,然后我就苦喽。她监督我练引体向上,我都累的不行了她还让我在单杠上吊着。不过我还是嫌累,总是偷懒,后来她也不太管我了。因为班主任说了,考试时单杠有弹性,很好拉,我就经常站在下面看别人拉,没想到原来能拉三个的我临考前突然会拉十个了,原来体育也能一看就会啊,呵呵。后来我竟然体育考了满分,我以前1000米从未跑过满分的,那次我是不要命的跑,中间我前面的家伙停了一下,我也跟着停了耽误了几秒,没想到还是满分,人的潜力真是无穷啊!不过跑完我就感冒了。有一次我历史练习册漏了一个题,老师用戒尺打我的手心,感觉很疼啊。可过了一会他把我叫出去说:“启福,同学们都说我打你时太轻了,老师打你是为你好啊,学校希望你能冲击全市第一。”可我不争气啊,中考考试时拉肚子,而且考数学时紧张得有一个方程竟然没解出来。成绩公布那一天我坐在电脑前很晚等待查询系统打开,一看是第21名,就什么也没说去睡了。第二天奉班主任之命帮人去考技校,他问我看成绩了吗,数学分数是不是错了,可以给我去改过来,但我心里有底,告诉他不用了。妈妈也问我了,我躺在床上说考的不好,但反正能去北京旅游。

那是我第一次去旅游,第一部手机也因此而产生。去时带相机了,可拍的全是风景。倒是和小翠、刘慧她们有合影,可不在我相机里啊,而且到现在我也没见过那照片,唉!只有那张全体大合影可以借以回忆一下了。

初中时我不太爱说话,搞得有些想和我说话的人也不好意思来找我。但我还是有几个好朋友的,比如孝哥和张永清,我们三个经常上体育课一起聊天。孝哥很老实,平时话不多,但和熟人聊起来却可以滔滔不绝;出去吃饭我们如果不跟他,他肯定得最后一个端到自己的饭。张永清很讲义气,黑黑的脸让人感觉很可靠,可惜他的联系方式变了,找不到他了!

初一初二时是吃食堂的,几个人一桌,有两三个公共的菜,虽然难吃但也能吃饱,因为馒头不限量。每个周六周日早晨都蒸包子,所以我们起床也很早,都是吃的饱饱的,估计包子是那时最好吃的了。不过每天中午我都回家吃饭,然后再回到宿舍睡午觉,住校生天天回家真的很少见。但我就是喜欢住校,最刺激的就是晚上冒着被管理员发现的危险开卧谈会,虽然被批评过,但直到高中依然如故。

高中

到了高中刚开始就考了一次,凑合弄了个前十,但第一次期中考试就是50多名了。当时我就想这下完了,形势大不如从前了,慢慢混吧,稳住前100就行。不过后来不知怎么回事竟然考了个第四名,我又一次看到了希望,我就开始更努力学习了,以后就在前十和前二十里翻腾。

刚开学时我被任命为化学课代表,但由于英语办公室太远,女课代表受不了,我就跳槽跟英语老师干了。

我虽然话不多,但工作还比较负责,英语老师挺喜欢我的。听班主任说重新分班时英语老师给他打电话说,一定还要让我当课代表。老师对大家很好,挺关心我们的,她说一直把我们当自己的孩子看待。她一直很关心我,看我天天去办公室却不问她问题,她就告诉我同桌让我和老师多交流,后来我就和她聊了几次,但聊后的讲义完成质量不是太好,挺不好意思的。我还不小心把她桌上的玻璃小船打破了,她只是说没事,不用放在心上。

班主任话也不多,但大家都听他的话,而且他总有金点子,比如把教室的电线接到办公室,让我们用电不受限制。

数学老师很重视培养我们的思考能力,总留一些问题让我们自己想,而且下一节不再解答。他还很诚实,有个别难题他就承认自己不看答案肯定做不出来,但又会说他反正不用参加高考,会不会无所谓,真有意思。一开始有个数学老师,姓徐,讲课喜欢坐在桌子前用手比划,而且强调不和同学们讲感情,所以不太受大家欢迎。他认为想学文科的是脑袋进水了,给他班排位时就把打算学文的排在最后。

语文老师孔芳教课很认真很负责,但效果不太好。后来换了张老师,讲课很风趣,我们听课也很轻松,成绩有了不小提高。

化学老师后来提拔为副主任了,但讲话技术一直不高,开大会时很少发言。讲课也有点逻辑不清,总是用“对应的”来连接上下句,好像他讲的内容联系很紧密,挺有意思的。开始的化学老师外号是小葫芦,介绍葫芦形的启普发生器时说它肚子大能喝,而且声音很有意思,因此得名。他湖南口音重,“物质的量”老是说成“物质的酿”,广为流传。不过梁老师心眼挺好的。

生物老师像个小孩,整天笑。有一次被人撞倒了,她竟然坐在地上哭了,吓得那人就求她说:“你别哭了,我给你看去,给你修车子。”可后来那家伙跑了,她自己修的车子!

高三时搬到了老一中上学。要高考了,学习挺紧张的,宋主任为了让我们好好学习,也想了个金点子,那就是让我们几个住校生搬到食堂三楼去住,那样晚上就没有熄灯的限制了,可以让我们多学一点。那里有三间屋,两头的小,作为我们的寝室,中间的大,摆了很多桌子,作为自习室,由于空间有限,有两个人住在了自习室里。那里水电随便用,还免交住宿费,不用像在宿舍时一样按时熄灯了,于是宋主任要求我们11:30以后才能睡觉。由于我在高一高二时没睡过这么晚,晚上老是在桌子上打瞌睡,但又不能违抗命令,熬了一段时间后才习惯。不过大家早晨都起不来了,闹钟响一声就在大家的反对中被关掉,过一会就有一个同学从床上蹦起来大喊:“迟到了,快起来!”几乎每次去教室时,宋主任都在我前面挨个教室逛呢,我就跟在他后面,等快逛到34班时我就跑到前面冲进教室(基本上倒数了)。晨读真是折磨人啊,困得难受还得硬睁开眼,脑袋里又是一片空白,那感觉真是难以形容!我就趁给英语老师送作业时从走廊往外看看,使劲睁睁眼。以前宿舍有人管,晚上不能随便说话,但到了那里就自由了,可以先说会儿话再学,睡前再说几句,生活挺快乐的。不过那里也发生过挺吓人的事,一天放学回来,一进门就看到屋里尽是水泥块。原来屋顶抹的水泥天花板脱落了,那可有两厘米多厚啊,高辉的板凳被砸坏了,连铁制的框都弯了;刘爽的床上铺满了水泥。我们都为高辉当时不在下面而庆幸,宋维青就拿着手机对现场录像。当晚吓得我们都头顶着书学习的,宋主任知道后也说幸亏我们当时在上课,否则就得有同志牺牲了,搞得我后来一听到有什么响声就担心自己头上的天花板会落下来。我也遭遇过一次惊险的,那天晚上我正在听收音机,突然眼前一亮,然后就有什么碰了我的头,抬头一看,是荧光灯一端的拉线断了,灯管一头悬了下来,幸好没在我脑袋上爆炸!

高考前有一段时间挺郁闷的,理综模拟考试老是不顺,虽然也考过230多分,但有时竟然不到200,我总觉得那些题目出的不严谨,心里很是不爽,觉得高考要是这个成绩不完了吗?我的最低目标就定成了山大。临考前几天心情调整好了,也不担心了,反正考山大问题不大,孬好也算个好大学吧。

考试时语文选择题做的迷迷忽忽。数学发下卷子一看特简单,就“悠闲”地做起来,结果没做完,而且交卷后我看到老师手里第一张答题卡后两个选择题和我的结果不一样,担心了一晚上。第二天考完理综我又看到了那个同学的答题卡,后两个还是不一样,但我对物理选择题把握比较大,断定她错了,明明是多选题,她竟然只选一个!由此推断,她那两个数学题也错了。我就放心了。那三天我爸一直陪着我,很是关心啊。考完之后10号齐鲁晚报就出答案,我妈提前两天给我定了报纸。10号那天上午买了手机,下午就对答案去了,一看答案挺高兴的,语文选择错了一个,理综错了半个,估分为678。我爸妈很高兴,请了我的各科老师吃饭,让他们参考该报哪个学校。成绩公布那天大家都在QQ上焦急等待,约定好了谁查到就发个截图。结果成绩是分批上传到网上的,我点击了很多次才查到,整整比估计少了10分,很是失望。不过那时其他人还没查到,我估计是按成绩高低上传的吧,那我可能还是比较高的分数,呵呵,自我安慰吧。接着我给班主任发了我的成绩,他还问我怎么查到的,原来他还没能查出来,嘿嘿,我的速度挺快的呢。然后我给中科大打了电话问能不能录取,人家说过两天才能给个回复。后来英语老师给班主任要了我的手机号,打电话问我成绩,她说等的很着急,嫌我不给她说成绩,其实我是不好意思说啊。后来知道了我是班里最高分,学校第三,虽然成绩不是很好,但在学校里也不错了。高考前我爸就给我收集了高校的资料,弄了个电子表格,反正清华北大没戏了,我就打算上中科大、北航、哈工大和山大了,所以去学校统一研究志愿时我主要时间就和同学说话了。一开始打电话中科大不要我,哈工大只说把握很大,但就是不承诺录取,北航说可以录取,但最好的专业不能保证,我去北航就想进特色的航空系,不能保证还去干嘛。班主任说我上哈工大有点亏,就只好等等中科大降分了,果然,填志愿前一天晚上黄老师打电话说降分了,明天他来我们学校和我见个面。就这样中科大给了我录取承诺,我就当面把志愿表填了,而且只填了中科大一个。后来宋主任担心中科大说话不算数,又让我第二志愿填了山大。等中科大投档线出来后,是669,孙彬和贾义臣等同学就打电话问我怎么办,还说挺可惜的;QQ群上很多人也在讨论我的问题,不过黄老师说了,让我安心等通知书,于是我在群上告诉大家不用为我担心,保证被录取,记得有人还给我发了“牛”和大拇指表情,呵呵。

收到通知书后,心里的石头也算是放下了,我就开始天天上网了。我这个人还是比较重感情的,所以对以前的同学特别怀念,非常想见见他们或和他们聊聊天。真后悔初中没有留同学录,联系方式都没有,怎么办啊!于是我就在Google、百度、校内网、雅虎关系上搜索我比较想念的同学,结果重名的太多了,效果不太明显。还好现在QQ在学生中很流行,我就开始了在QQ校友中的大规模搜索,果然找到了不少人,联系也就更多了。我在家闲着也没事,几乎天天和同学聊天,而且经常盼望有些人的头像亮起来和我聊几句。感谢QQ让我们又走在了一起啊!

假期里我们班有一半人一起去沪苏杭玩了三天。回来后又一起聚了一下,我们男生摆了两桌,吃完饭又跟他们去了KTV,一进去我就被那里的灯光弄得头晕了,而且他们唱歌都很响,沙发都震得跟按摩器一样了,我又不会唱歌,只好在那里忍了。后来实在受不了了,就打车回家了。一出去就感觉特别舒服,还是安静好啊,我可是被大声音吓怕了,以后真不想再去了。

过了几天,又和初中的同学孝哥、小翠、朱磊、刘慧、郭培一起出去玩了一下,没想到她们也很喜欢唱歌,非要去唱歌,而且承诺去个很正规的隔音效果好的KTV,没办法,只好去了。她们把声音调到最小,我和孝哥当纯粹的听众。可能我被上次的声音吓怕了吧,还是觉得她们唱的挺用力的,只有小翠唱的声音比较轻柔,听起来舒服。不过和上次比起来真的是安静得多了!

后来……就到了现在,还有未来……

现实终将成为往事

愿所有的往事在心间沉淀为飘香的回忆……

随便看看

您好,#请填信息#填写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