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别相逢难

前两天短信终于解封了,整整七天,所以我怀疑客服根本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只是每两天给我打一次电话假惺惺地问一下情况,保证我不继续投诉,然后等系统自动把我释放。

我发的是有点多,系统误判可以原谅,可是你好歹通知我一下吧,给个短信啊。

这两天看到新闻说有些手机号销户重新分配后,可以登录原来绑定的支付宝等网站。我觉得这个问题也怪运营商,如果可以自由携号转网,如果取消漫游费或者手机号归属地可以转移,那还会有多少人经常换号? 毕竟换号的两大主要原因就是资费以及所在地变更。

当然,不考虑实现成本的话,我觉得最好的方法应该就是绑定身份而非绑定手机,然后根据该身份目前所对应的手机号发送验证码即可。

目前情况下,运营商是不是可以提供一个接口,让这些网站在发送验证码之前先检查一下该手机号的所有者是否已经变更,变更日期与绑定日期一比较即可决定是否继续发送验证码,这样起码可以保证原手机号所有者的账号安全。

昨天赵二回国了,在合肥匆匆忙忙半天就回家了,豪哥没来。本科刚毕业时以为以后还有很多机会见面,其实真的没有多少了,当初在lofter把我们所有的合影整理了一下,然而一年后的现在却未能再添一张。

等赵二毕业结婚留美就更难了,希望研究生的国际会议能去美国让他招待一次吧。

随便看看

本文共有33条评论

    1. 啊,现在想找几个同学聚会时,我都不敢群发短信问时间了,发之前自己都会严格过滤一下关键字……

您好,#请填信息#填写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