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记

从暑假,到现在的十一,都在忙忙碌碌中度过了。

经历了不少事情,有悲有喜。

上一篇简短的博文,并不包含什么故事情节,只是一个概括罢了。

郭德纲和徒弟的纠纷中,又被提到了当年某台长过世时,他发微博庆贺的事情。这位台长与我们无冤无仇,实不该骂,但拿这事批郭的人,大概是经历太少的假成熟。当你伤心难过时,找他们恐怕只会被劝想开一点,因为他们并不理解你的悲,抑或怒。

这几天,参加了两个同学的婚礼,第一次当伴郎,又接受了一个明年五一的伴郎预约。到我结婚时,可能真拉不到伴郎了。

发现每个结婚的人,都突然沉稳了许多,见证了他们最庄重的幸福,似乎也看到了他们更多的生活压力。希望他们都幸福到永远,因为每一个爱情都来之不易。

越来越感觉跟我们县城某些二十郎当就早早工作的陌生人交流不到一块去了,甚至看到了一些自己厌恶的生活状态。

这次回家,只陪粉皮儿看了一个电影就回来了。给她带了我妈准备的一些吃的,她为我炖了排骨,炒了个辣子鸡。

坐了七年火车,慢慢地感觉到:要说喜忧参半,莫过于车站,一半相逢,一半挥手再见。

每次回来,都有点不舍,我爸妈,她,……

刚才去理了个发,以前小兄弟负责洗头,然后等老板给剪,今天老板让他给我剪。掏出了叠的方方正正的围布,看了一下反正面,给我围上。然后剪的倒是挺认真,最后还喷了喷,给我抓抓头发。这不会是他第一个作品吧?哈哈。

今天刚给法国使馆发了个签证申诉,上帝保佑,即使驳回二签,也要让我过啊。

随便看看

本文共有24条评论

  1. 同感,现在每次回老家就觉得没有交流的话题了,而且一些节日期间喝酒的方式也有点不习惯(关键是不胜酒力),玩牌,打麻将也不会

您好,#请填信息#填写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