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二结婚

昨天,赵二婚礼,跨越重洋,迎娶到了一个made in china的美帝公主,Bonnie,祝他们永远幸福。

在开封这两天,心里倒也平静,昨晚和豪哥住他家,就如一家的兄弟。上了公交返回合肥,微信里赵二的一句“后会有期”,让我开始有了那么一丝丝伤感。

再见面,都要靠许个愿了。

耀东也已在英国办了婚礼,当年的406,就只剩我和豪哥俩人还没结。耀东回上海办婚礼,我应该可以去,可是等我办婚礼时,他们俩能来的机会就相对较小了吧?哪怕给他们免了份子钱,也省不下那些路费。

前几天粉皮儿送走了毕业的室友,一个一个拥抱,她说以为只是抱一下,谁知抱住就没松开,都哭了起来。何止女生,想当年吃完散伙饭,同学来宿舍想关心一下喝得怎么样,却看到我们仨围成一圈、搭着肩在哭。

所以真的,大学毕业后,大部分人再见面的机会,恐怕只能指望结婚了。而班里的很多人,甚至可能一辈子再也照不了面。

前两天,袁二和豪放硕士毕业离校,同样的是说,再见面可能要等谁结婚了……

当年的好兄弟,再见一面,只能指望未来的兄弟媳妇儿啦。

随便看看

本文共有30条评论

您好,#请填信息#填写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