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别

把赵帅一路送到了车厢,然后隔着车窗,留下了最后一丝微笑,然后我突然想起网络上那张图片:两位老人,一个在车窗内忧伤,一个在车窗外擦泪。出了站,手机摸向口袋才想起,他号码已经注销了。

豪哥原本是要早上七点多走,临时改变计划,提前到了三点,跟他回宿舍收拾东西,出租车,我前他后,他手一直从后面搭着我的肩。一路上喉咙哽咽……

送走豪哥,回到宿舍,锁了门,关上豪哥敞着的衣柜,坐下后,泪如雨下。

望着那两张床,一个蚊帐里空空如也,一个再也不会发出呼噜声,当早晨我再次醒来,就会,转头看不见赵帅,抬头看不见豪哥。

四年深情,终在这晚送别时浸入了两行热泪之中。

两位好兄弟,一路平安,常联系……

随便看看

您好,#请填信息#填写

发表评论